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色深重,层云蔽月,贝克兰德大桥之上,一片黑暗。

    克莱恩刚“传送”至这里,还未来得及四下打量,就看见一根根青绿色的豌豆藤自高空落下,如暴雨般覆盖了周围区域。

    它们缠绕交织,迅速形成了一片森林,层层叠叠往上,根本看不到顶端。

    克莱恩松开按住礼帽的右手,熟稔地沿着藤蔓结成的道路,往上方走去。

    没过多久,他看见了绿色植物形成的天然秋千,也看见了立在秋千旁的“神秘女王”贝尔纳黛。

    这位罗塞尔大帝的长女留着一头栗色的长发,穿着有蕾丝花朵领结的女士衬衣,搭配一条过膝的灰裙和一双长筒皮靴,戴着顶垂下细格黑纱的软帽。

    “你的成长比我预想得快很多。”贝尔纳黛藏在黑色网纱后面的蔚蓝眼眸内映出了格尔曼斯帕罗的身影。

    克莱恩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地回应道:

    “赞美‘愚者’先生。”

    说这句话的同时,他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这就叫自强不息,求人不如求己!

    “神秘女王”轻轻颔首,嗓音柔和但不带感情地说道:

    “我清楚你为什么要见我。”

    不等克莱恩开口,她略微偏头,望了眼旁边的藤蔓秋千,用潜藏着无数暗流的平静湖水般的语气道:

    “我感觉,他没有真正地,彻底地陨落。”

    ……意思是,你觉得罗塞尔大帝没有彻底死去?还活在这世界上某个地方,还有归来的机会?克莱恩没想到一开场就听到了这么直白且充满爆炸性的话语,虽然很好地控制住了表情,但一时竟不知该怎么接话。

    同时,他注意到,贝尔纳黛用的是“他”而非“”来形容罗塞尔大帝无论是两人目前对话用的古弗萨克语,还是日常的鲁恩语、因蒂斯语,这都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单词。

    这说明,在“神秘女王”的心中,罗塞尔大帝不是天使,而是父亲……克莱恩缓和了下情绪,斟酌着问道: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贝尔纳黛收回看藤蔓秋千的目光,嗓音依旧柔和地说道:

    “他人生的最后阶段,虽然很疯狂,很激进,但没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做好安排的,我相信,他肯定也为自己做了一些准备。

    “你应该知道,他在晚年试图跨越途径,冲击空缺的‘黑皇帝’神座,而这需要建立九座金字塔式的秘密陵寝。

    “他身亡于白枫宫后,永恒烈阳教会和蒸汽教会联手找出了八座这样的陵寝,一一做了摧毁,但是,第九座始终没有被找出,没谁清楚它究竟藏在哪里。

    “如果他已经成为‘黑皇帝’,那他肯定可以从这座陵寝内苏醒归来,若是失败,我想,也许有借此复活的可能……”

    贝尔纳黛越说越轻,到了最后,已是声音飘渺,难以分辨。

    你也不是那么有信心啊……更多的是一种期待和希望……克莱恩听得一阵唏嘘。

    突然,他想起了“五海之王”纳斯特说过的一番话语:

    罗塞尔大帝喜欢站在某排落地窗前,眺望西面。

    而从罗塞尔日记里,克莱恩知道在因蒂斯西方的迷雾海中,发现过深渊入口,找到了一座原始岛屿,并认为那里充满古怪,值得探索。

    难道……罗塞尔大帝将最后那座秘密陵寝建到了深渊里,或者那座原始岛屿上?克莱恩思索了一阵,转而勾勒了下嘴角道:

    “你对‘黑皇帝’途径似乎很了解。”

    他怀疑罗塞尔大帝留一张“黑皇帝”牌做书签,并以贝尔纳黛的古弗萨克语名字做开启咒文,有一部分想法就是将相应的仪式告知女儿,结果,贝尔纳黛似乎从别的途径掌握了这方面的信息。

    “神秘女王”未被帽纱遮住的嘴唇有了个不太明显的弧度:

    “我追查这件事情已经一百多年,而为了弄清楚细节,承受过‘隐匿贤者’的知识灌输。

    “看得出来,你,以及你背后的‘愚者’先生,对此也有很深的了解……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为什么对他的事情那么感兴趣?”

    从目前的情况看,真论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叔叔……我和大帝很可能是挂在一起多年的“室友”……克莱恩以吐槽的方式缓解了内心黯淡沉郁的情绪,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回答道:

    “你可以向‘愚者’先生提出这个问题。”

    他没打算现在就告诉贝尔纳黛第九座秘密陵寝很可能在迷雾海某处,很可能在那座原始岛屿或深渊之内,这由“愚者”来回答更好,更恰当。

    “神秘女王”对格尔曼斯帕罗的应对不觉意外,将目光投向了西方,投向了隔着遥远距离的某个地方。

    虽然看不见贝尔纳黛的眼神,但克莱恩隐约能感觉得到这位女士在看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在看精神与心灵的归宿,在看已无法回去的故乡。

    这一刻,青绿的藤蔓和深沉的黑色中,有许多微妙的情绪和藏在心底的梦境,一点点发酵。

    也就几秒钟的工夫,“神秘女王”收回了视线,轻柔开口道:

    “等我在贝克兰德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会将几页日记交给嘉德丽雅,让她替我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不下周就问?”克莱恩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

    贝尔纳黛平静回答道:

    “我感觉答案会影响我的心情,而心情的不佳会导致我的失败。”

    心情不佳会导致失败?什么事情要求这么严格?和心灵领域的半神交锋?或者,她解开部分心结后,有把握冲击天使位阶了?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做追问。

    这已经涉及对方的秘密,若非必要,最好不问。

    “神秘女王”转而说道:

    “他写那几页日记之一时,我就坐在他对面,想让他教我那种符号的解读和描绘,他没有答应,只是揉了下我的头发,那时候,我已经成年了……

    “我看得出来,他写那页日记时,有些担忧,有些为难,有些畏惧,最后还对我说了一句话,说如果我真能像查拉图预言的那样,在未来成为神秘世界的大人物,那一定要记住,小心‘观众’。”

    小心“观众”……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重复起罗塞尔的提醒。

    他相信这位大帝不会泛指整条“观众”途径的非凡者,必然是以此代指某位特殊的存在,或者某件特殊的事情,也或者两者兼有。

    罗塞尔大帝可是那个古老隐秘组织的成员……那个古老隐秘组织的建立者和首领是……克莱恩眼皮微跳,不敢再想下去,害怕某位存在能听见自己的心声。

    “或许那页日记上有详细说明。”他点了一句,希望能尽快看到那页日记。

    “我知道。”贝尔纳黛点了下头。

    她没继续这个话题,沉默了两秒道:

    “我代嘉德丽雅向‘愚者’先生和你说一句感谢,能拿到‘命运之蛇’的血液,对她之后的道路,有极大帮助。

    “虽然在‘神秘学家’的晋升仪式上,用哪条途径的神话生物血液都可以,但最好的选择还是‘命运’途径的,这会让她在晋升序列3时,轻松很多。”

    “为什么?”克莱恩抱着学习知识的心态问道。

    反正一个眷者不可能什么都了解,真神都办不到!

    贝尔纳黛目光略微有些放空:

    “‘窥探命运的秘密’换一种说法就是‘预言’,‘窥秘人’的序列3名称叫做‘预言大师’,这也就是我在贝克兰德的原因。”

    因为某个预言?克莱恩有所猜测有些明悟地开口道:

    “很多途径似乎都有预言相关的能力。”

    “神秘女王”嘴角略微勾了下,轻叹一声道:

    “在古老的年代里,许多超凡生物以为将同样的能力集中在一起,就可以质变和突破,结果,它们无一例外地疯了,失控了。直到第一块‘亵渎石板’出世,所有生灵才明白,平衡,走在悬崖边上的那种平衡,才是超凡之路的关键。”

    所以,一个领域涵盖的能力会分散在多条途径,呈现主要途径集中大量,其余途径分割剩余部分的情况?嗯,反面例子就是《格罗塞尔游记》里的“北方之王”尤里斯安……克莱恩陷入思考,未做追问。

    过了一阵,“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打破了这种静默:

    “如果你没别的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吧。”

    克莱恩想了一下道:

    “好,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通过‘星之上将’找我。”

    贝尔纳黛轻轻颔首,身影忽然透明,化成了一堆泡沫。

    泡沫散开飘飞,转瞬即逝,青黑色的豌豆藤随之缩起,消失在了夜色里。

    克莱恩仿佛被无形之手托着,轻飘飘落到了贝克兰德大桥上。

    他伸手按住头顶的礼帽,环顾了周围一圈,只见两岸房屋林立,透出点点昏黄灯火,在哗啦的大河奔流声和深沉幽暗的夜色里,显得安宁,静谧,温暖,平和。

    “希望这一切不被破坏……”克莱恩叹息了一声,身影飞快透明,淡化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