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丢完了衣物之外的所有东西,欧内斯博雅尔愣了一下,彻底清醒。

    我在做什么?我做了什么?这位血族男爵终于记起了之前被刻意遗忘的事情,记起了那双碧绿清澈的眼眸。

    心理暗示,不,催眠……欧内斯博雅尔半是愤恨半是难以遏制恐惧情绪地左右张望,本能地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处境。

    他的目光随之落到了那小山一样的身影上,看见了眉毛稀疏而浅淡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

    刹那之间,欧内斯博雅尔各种想法百折千回,互相碰撞,迅速迸发出了一个强烈的意念。

    他未做抵抗,直接脱口喊道:

    “我会来这里做一个月义工!”

    埃姆林的遭遇早就在贝克兰德的血族圈子里传遍,欧内斯博雅尔对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是闻名已久,知道自己就算反抗,也难逃义工的命运,那还不如干脆一点,主动投降,选择更有利于自身的条件。

    至少不能被暗示,不能改信“大地母神”……欧内斯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就发现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手上,提着一盏马灯,里面安放有一根裹着人皮、凸显出疙瘩的奇异蜡烛。

    烛光幽幽暗暗照耀中,欧内斯的瞳孔再次放大,脑海内只剩下一个想法存在,回荡不休:

    又是心理暗示……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内心的阴影是那样浓厚。

    “好。”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点了点头,同意了欧内斯博雅尔的请求。

    埃姆林忍着得意和愉悦混杂的笑意,看了看刚才接住的种种物品,就像获得了丰收的农夫。

    …………

    圣希尔兰广场,一家西维拉斯风格的餐厅三楼,某个包厢内,光芒陡然黯淡,出现了大片的阴影。

    一只只细小的蝙蝠从黑沉里飞出,迅速聚拢在一起。

    烟雾腾地蹿起,淡银头发猩红眼眸的米斯特拉尔伯爵出现在了原本蝙蝠群聚集的地方,周围的一切随之恢复正常。

    他的仆人,那位穿深色正装的中年男子当即上前一步,行礼问道:

    “伯爵阁下,现在用餐吗?”

    他无法从伯爵的脸上看出事情是顺利还是艰难,最终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但他没敢询问。

    米斯特拉尔轻轻颔首道:

    “可以。”

    他一脸平静地走到餐桌旁,边取下那枚幽蓝宝石戒指,边坐了下来,没有失去半点风度,仿佛刚才只是出去喂了喂白鸽。

    …………

    “这味道浓郁奇特,但还不错……”米斯特拉尔伯爵隔壁的包厢内,顶着张普普通通脸孔的克莱恩正在享用并评价极有西维拉斯风格的一道美食羊胃杂碎。

    虽然这次惩戒行动是塔罗会几位成员的合作尝试,不需要“世界”甚至“愚者”先生插手,但克莱恩考虑到“正义”小姐和“月亮”埃姆林要么没类似经验,要么经验不足,还是悄然来到附近,做最后的保障。

    他之前让秘偶在餐桌旁向“愚者”祈祷,自己则进入包厢专属盥洗室,来到灰雾之上,借助相应光点,将视野扩大到了整个广场及周围区域。

    与此同时,他始终拿着“海神权杖”,预备一旦发现不对,立刻天降闪电,做出阻止。

    不过,他最终什么都没有做,整件事情的进展比他预想得还要顺利:

    战斗经验丰富的“星星”伦纳德自不用说,初次参与这种事情的“正义”小姐竟也表现得超乎他想象,一点也不紧张,毫无慌乱迹象!

    也是,一个“观众”途径的序列6,在控制自身情绪上,肯定胜过绝大部分不同途径的中低序列者,就算真有什么不安,开始行动前,也能依靠非凡能力解决……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继续品尝别的美食。

    窗外,圣希尔兰广场上,长笛声、小提琴声、手风琴声、七弦琴声或交错或重叠,悠悠扬扬,飘散了开来。

    …………

    圣希尔兰广场上,一辆出租马车从边缘缓慢绕过。

    正准备返回贝克兰德桥北岸的伦纳德米切尔看了眼广场中央的白鸽们,忽然压低嗓音道:

    “老头,你觉得这次行动最后能成功吗?”

    他将欧内斯博雅尔拖入梦境后,就边翻“莱曼诺的旅行笔记”,激发“天使之拥”,边乘坐马车,离开了现场,并不清楚后续的发展是否顺利。

    他的脑海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没好气地回答道:

    “在第四纪元,有这样一句谚语:‘相信神灵的威能。’”

    这意思是,既然这件事情得到了“愚者”先生的默许,那就肯定能成功?不过,老头对塔罗会还是不够了解啊,“愚者”先生绝大部分时候只是见证,没有所谓的默许……伦纳德在心里咕哝了两句,岔开话题道:

    “这句谚语怎么感觉没有说完?”

    他并未将塔罗会的具体情况告知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只大概提了提,并转述了“愚者”先生同意的那些。

    帕列斯“嘿”了一声道:

    “确实,还有后半句,‘不要相信们的仁慈’。”

    相信神灵的威能,不要相信们的仁慈……伦纳德无声重复了几遍,低头看了眼手中那本封皮坚硬颜色铜绿的笔记本。

    他随即颇为感慨地低语道:

    “这真是堪比‘1’级封印物,而且负面效果的化解办法也很简单。”

    这次行动前,考虑到“月亮”领域也有部分黑暗权柄,这条途径的非凡者到了某个层次会对梦魇类影响有较强抵御能力,伦纳德本想直接向“世界”克莱恩莫雷蒂借“蠕动的饥饿”使用,但后续讨论中,“魔术师”小姐提及了这本“莱曼诺旅行笔记”的特点,让他有了更好的选择。

    于是,本就负责使用“天使之拥”的他,向克莱恩借了“蠕动的饥饿”三个小时,记录下了几种有用的非凡能力,包括“贿赂削弱”。

    “这是亚伯拉罕家族的东西。”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隐有些感叹地说道。

    伦纳德早就知晓,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转而问道:

    “老头,我之前提的那件神奇物品,你有办法减弱或控制负面影响吗?”

    “那能叫神奇物品吗?那是得封印的东西!”帕列斯先是教训了伦纳德一句,接着才道,“你不是说有活着的特性吗?那相对比较容易解决。”

    伦纳德放松下来,重新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欣赏起部分特点很接近工厂的圣希尔兰大教堂。

    …………

    圣赛缪尔教堂所在的北区佩斯菲尔街,“鲁恩慈善助学基金”的门口。

    已更换了一身衣物,像个普通少女的奥黛丽走下了马车。

    她已在预先准备的旅馆房间内解除了报童伪装,而那个房间是埃姆林找人订的,与她无关。

    此时,“鲁恩慈善助学基金”的门口正有几人往来,可奥黛丽却毫无顾忌地走了过去。

    没人看她一眼,就像她活在另一个世界。

    奥黛丽步伐轻快地通过大厅,上至二楼,走向了属于自己的那个理事办公室,而她沿途遇上的所有人,都仿佛在配合她玩游戏,装出没看见她的样子,毫不诧异一个陌生少女来这里做什么。

    办公室门口,奥黛丽正要开门进入,忽然听见里面有熟悉的嗓音道:

    “奥黛丽小姐,这是您这一周募集到的捐款总额……”

    奥黛丽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轻推只是半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一位工作人员正拿着一叠文件,展现给书桌后面那位看。

    书桌后面那位,是一条金毛大狗,脖子上悬挂着一副金边眼镜。

    它坐在属于理事的位置上,随意翻了翻文件,对工作人员道:

    “没问题。”

    工作人员随即收回文件,对着金毛大狗笑道:

    “那我出去了,奥黛丽小姐。”

    她身后的奥黛丽忍住笑意,走至旁边的那组沙发坐下,安静地目送着她离开,没有打扰金毛大狗阅读另外的文件。

    苏茜认真读着各种资料,害怕自己的扮演出现问题,影响了奥黛丽的事情。

    过了好一阵,她忽然有些疑惑地左右张望了一眼:

    “奥黛丽,你是不是回来了?”

    “你怎么发现的?”奥黛丽从沙发上站起,出现在了苏茜的眼中。

    她为了此次行动,专门和苏茜沟通了一次,让她代替自己在“鲁恩慈善助学基金”工作,然后,领着这条金毛大狗,依次催眠了一天内会与自己有接触的那些工作人员,让他们将苏茜当做奥黛丽。

    至于可能存在的拜访者,她告诉工作人员,下午才会客。

    而这次催眠的解除信号是,下午两点的教堂钟声。

    看见奥黛丽后,苏茜从座椅上跳了下来,无奈说道:

    “已经快两点了。”

    也是……奥黛丽在心里对自己做了个鬼脸,赶紧进入休息的小房间,换上了属于自己的衣物,并利用“谎言”操纵火焰的能力烧掉了之前的伪装。

    回到办公室,坐至属于自己的位置,她彻底放松下来,交握起双手,轻抵住嘴唇。

    坦白地讲,她一直很紧张,但在行动前后,成功“安抚”了自己,没出什么纰漏。

    现在回想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也商量好了怎么补偿受影响的人……奥黛丽,做得不错!金发碧眼的美丽少女脸上,笑容一点点绽放,逐渐明媚。

    经过这次的事情,她发现自己的“催眠师”魔药又消化了不少,而且,也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恐惧之手”这件神奇物品自带的“贿赂魅惑”能力,与她的“催眠”完美搭配!

    唔,还知道了“月亮”先生叫埃姆林怀特……他也没想隐瞒,因为肯定得告诉我,要不然无法达成目的……嗯嗯,或者给那座教堂的名字也行,但这一样会暴露他的身份……我还是有些紧绷,催眠的时候太僵硬,竟然用上了“第一重催眠”这种太直接的话语……奥黛丽“安抚”了下自己略显激动的情绪,认真审视起今天行动的整个过程,希望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

    当!当!

    圣赛缪尔教堂的整点钟声响起,代表下午两点到来。

    “鲁恩慈善助学基金”所在的佩斯菲尔街22号内,好几位工作人员听到钟声后,身体微有颤动,旋即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

    …………

    当!当!

    教堂钟声里,重新变回道恩唐泰斯模样的克莱恩又一次走至伯克伦德街160号的大阳台上,眺望起马赫特家的情况。

    这时,一辆马车经过他府邸门口,驶向街道另外一头。

    霍然之间,克莱恩直觉预感有所触动,脑海内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一只灰色的老鼠正趴在马车窗户上,悠然看着街上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