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伦纳德表情略微一滞,旋即恢复了正常。

    他已经记起,道恩唐泰斯在和军方合作,准备贩卖一批枪支和火炮去西拜朗。

    所以,这位先生出现在军方的飞空艇上虽然让人意外,但一点也不显违和。

    唯一的问题是,他这么快就要去西拜朗了?阿蒙的到来也给了他一定的压力?伦纳德念头一转,让目光转为平视,然后与队友一起,沿着舷梯,登上二层,进入了一个独属于他们的大型休息室。

    “红手套”们各找位置坐下没多久,低沉的轰鸣声、桨叶的转动声和各种各样的摩擦声接连响起,带来了地板和墙壁的轻微震颤。

    震颤逐渐剧烈,变为了摆动,飞空艇摇晃着升了起来,一点点恢复平稳。

    克莱恩已然坐下,扣好了安全带,正略感好奇地四下打量,体验不同于过去的飞行感。

    “起飞不怎么稳定,高度也比较低,但没遭遇飓风的情况下,颠簸相对还好,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克莱恩眺望着斜前方的窗户,半点也没有解开安全带,四处走动的想法。

    这不是恐高,虽然他确实有一点,但临时戴着“蠕动的饥饿”,能“短途飞行”能直接“传送”的他并不是那么害怕,他只是在认真地扮演一个初次乘坐飞空艇的迪西富翁。

    就在这个时候,克莱恩灵感忽有触动,忙轻叩牙齿,快速开启了“灵视”。

    他随即看见周围的色彩变得浓烈,鲜明地叠加在了一起,看见一根根白骨喷泉般从地面涌出,组成了高近四米的巨大骷髅。

    这骷髅眼窝内燃烧着漆黑的火焰,垂下的手里拿着一叠折好的信纸。

    阿兹克先生的信使……他终于从变化状态里恢复了?克莱恩一阵惊喜,就要起身接信。

    可直到腰腹间的阻碍传出,他才记起自己扣着安全带。

    他伸手试图解开时,白骨信使蹲了下来,将纸张塞到了他的掌中。

    克莱恩愣了一下,仰起脑袋,看向对方燃烧着漆黑火焰的眼窝,轻轻点了下头,算是致意。

    他能理解信使为什么不在下一层现身只让上半截穿透地板,因为这是军方的飞空艇,除了刚才那队“红手套”,大概率还有别的非凡者,他们同样有灵感,有一定程度的“灵视”,能勉强察觉到信使的存在。

    可是,我并不认为这么蹲着送信是礼貌……我宁愿像以前那样……克莱恩嘀咕了两句,看着信使崩解为一根根虚幻的白骨,瀑布般落至地面。

    大型休息室内,依旧喜欢自称“通灵者”的戴莉西蒙妮忽然侧过脑袋,望向了隔着大厅的另一个房间。

    她眉头幅度很小地皱了一下,眼睛微有眯起。

    戴莉随即收回目光,对坐在休息室角落充当服务生的低层军官道:

    “给我一杯调酒,黑兰德和香槟一半一半。”

    “这种配方很奇怪,女士。”那位军官一边解开安全带,走向旁边焊接于地面的酒柜,一边试图给出自己的建议。

    涂着蓝色眼影和腮红的戴莉笑笑道:

    “我喜欢品尝独特。”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随意问道:

    “这艘飞空艇上,除了你们和我们,似乎还存在别的人?”

    那位军官在打开酒柜的同时回答道:

    “是的。

    “一位商人,好像叫道恩唐泰斯,和国防部有一定的合作。”

    道恩唐泰斯……戴莉怔了一下,眼眸微转道:

    “什么合作?”

    她的右手边,伦纳德米切尔下意识调整起坐姿,从右脚搁于左腿,改为左脚搁于右腿。

    “不清楚。”那位军官摇头回答道,“好像是想借助那位先生在南大陆的经验。”

    “南大陆……”戴莉若有所思地重复起这个名词,没再询问。

    …………

    对面的小型休息室内,克莱恩已展开信纸,认真阅读。

    这确实来自阿兹克艾格斯,他表示之前的经历让他找回了更多的记忆,不得不通过沉睡来消化和恢复,没能及时回信。

    克莱恩真正放松下来,心情不错地让视线移向了后面的内容。

    对于灵界掠夺者,阿兹克的描述是:

    “……这是一种相当狡诈数量稀少的生物,非常擅于伪装,不容易找到……可以利用的一点是,它具备很强的攻击性,不过,它的危险性也很高,即使有接近序列4的实力,也得足够的谨慎,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它的分魂……

    “它具体的特点是……我不太清楚或者没回忆起来灵界掠夺者们经常活动的区域,我建议你向‘红光’艾尔莫瑞亚祈求,祂对人类很友善,愿意回答类似的问题,且掌握着相应的权柄……仪式的关键是正确的尊名和象征符号……

    “等你有了灵界掠夺者的线索,可以等待一阵,我也许能提供一定的帮助……”

    这怎么好意思……克莱恩抬起右手,捏了捏嘴巴的两侧。

    他随即翻动纸张,看向最后一页:

    “……同样的,到时候我会再次帮你封印那只手套……我不是不想教导你封印的办法,而是你应该无法完成,这借助了冥界的力量,至少得‘不死者’才能做到……

    “好了,我应该很快就能空闲下来,我记得你说过的死神戒指的事情……”

    阿兹克先生的变化似乎不是太大,至少从信上无法看出……克莱恩缓慢吐了口气,随手一抖,点燃了手中的纸张,让它们化为飞灰,飘落进焊接于地上的垃圾桶内。

    虽然从阿兹克不清楚灵界掠夺者较常出没的地方这点,他可以初步判断这位死神的后裔同样不记得卡尔德隆城,并隐约能推测出那座神秘的灵界城市多半与冥界无关,否则早就恢复与冥界联系的阿兹克先生应该已经记起一定的内容,但他还是打算在回信里询问一句卡尔德隆城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做人总要抱有期待……还有,得给阿兹克先生提一句,我到南大陆了……克莱恩认真思索起回信该怎么写。

    不过,他没有立刻动手,害怕召唤信使会引起飞空艇上其余非凡者灵感的触动。

    目光转动间,克莱恩又一次望向了窗口,只见外面天色深黑,幽暗寂静。

    …………

    看着红月被层云遮掩的幽黑天空,“星之上将”嘉德丽雅收回视线,提起钢笔,斟酌着写道: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两个选择都不对。”

    她最初有些疑惑,女王为什么不直接询问“故乡”指什么,反而附带了两个猜测,这不是很容易导致问题得不到有效解答吗,后来经过思考,她认为女王确实比自己想得更加周到:

    因为面对的是一位疑似古神的隐秘存在,因为前后提供的日记数量加起来也才十几二十来张,而且每次都有换取相应的解答,所以,仅仅三页日记,即使有很高价值的三页日记,也很难对等罗塞尔大帝心灵与精神归宿这种关键问题,这面隐藏的秘密或许比一张“亵渎之牌”更加重要。

    而女王对这个问题似乎很执着,不愿意更换别的,所以,特意附加两个选项,希望能得到排除或者肯定,相对来说,这就让问题的价值降低了,正好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嘉德丽雅于思绪浮动间,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那个时候,她年纪还小,正在接受各方面知识的教导,女王偶尔会出题考她,并告诉她,在解答的过程中,有三个降低难度的机会,一是请求排除一个错误选项,二是请指定的船上某人帮忙,三是向灵界七光之一祈祷,获得答案,当然,前提条件是能自己完成仪式。

    很显然,“神秘女王”这次选择了第一种降低难度的办法。

    女王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排除掉两个错误的选项后,她和正确答案的距离不知道还剩下多少……嘉德丽雅的表情不自觉柔和,转而写道:

    “据我收到的情报显示,贝克兰德有风暴在酝酿,望安好。”

    她没直接说军情九处那位少将副处长和王室顾问的事情,毕竟这是塔罗会上分享的消息,不像自己提出的问题,有得到“愚者”先生默许,可以直接告知女王。

    折好信纸,嘉德丽雅召唤出了“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的信使。

    …………

    贝伦斯港,夜色刚刚降临。

    达尼兹和安德森找到了一家因蒂斯移民开设的旅馆,体验到了语言沟通的便利。

    放下行李后,披着斗篷戴着拳套的达尼兹立刻又出门,往楼梯口走去。

    安德森倚在对面门边,好笑问道:

    “还有什么事情?”

    达尼兹顿时“呵”了一声:

    “去买字典!

    “这比你的肢体语言可靠多了,再过个几天,说不定我就能掌握常用的几个词汇了!”

    安德森用戴着黑手套的左掌摸索起下巴道:

    “你的拳套是那个巨人遗留制成的吧?负面影响是什么?”

    达尼兹脱口而出道:

    “行动变得鲁莽,总是先做再思考问题……”

    说着说着,他安静了下来。